追寻红色消防的历史记忆
  阅读量:  0


在湖南省西北部的津市市沿河路,有两栋青砖黛瓦的近代建筑,已经风化的墙体告诉我们它年代的久远。这里是100年前湘西北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镇大油行”旧址,也是1930年至1935年开国元帅贺龙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红二军团三次攻占津市的驻地。

镇大油行旧址.jpg

这里,是湖南最早的红色消防诞生地。

在铁路和公路出现之前,水运是人们最常见的交通运输方式,澧水津市段地处湘鄂交汇处,水深江阔,背靠富饶的澧阳平原,在上世纪初就已经成为湘鄂边境的交通枢纽和物资集散中心。1922年,国际巨头美孚煤油看准这里的商机,与当地商人合资成立“津市美孚煤油公司”,选址津市市沿河路的新码头修建营业所,取名“镇大油行”。

镇大油行柜台.jpg

1930年11月,贺龙率领红二、红六军从湖北洪湖革命根据地出发,南渡长江,相继攻克湖北公安、湖南华容、津市。占领津市后,红军驻扎在镇大油行,发动群众整肃治安,惩处恶霸,召集当地居民共商防火、防洪和维护社会秩序等事宜。

镇大油行陈列的当年红军用过的灭火火炬.jpg

1930年入秋以后,津市连续发生多起火灾。当年12月红军第二次攻占津市,为预防火灾,红军召集当地商贾、工匠、码头工人等各界群众献计献策,征求防火灭火良策,最终确定了“晚上一棒锣,拐角一口缸,十户一义工,全埠一队伍。”的防火策略。即建立更夫夜巡制度,走街串巷鸣锣示警,提醒市民注意防火防盗。在全镇大街小巷拐角处设置水缸储存消防用水,以备火灾发生后灭火之需。在镇大油行成立由红军和义工组成的义务打火队,每十户人家(或雇员15人以上的商铺、作坊)推选一名打火义工,在火灾发生后以锣为令,在镇大油行集结,履行扑救火灾、救死扶伤义务。

镇大油行陈列的当年红军用过的灭火水龙.jpg

1930年隆冬,津市的夜晚一改千百年来的寂静,响起了更夫巡夜的敲锣声,在每一条大街小巷的拐角处,突然多出了一口大水缸。一名老篾匠根据当时的灭火需要,为打火队精心制作了“水龙”和“火炬”,并在镇大油行教导打火队员使用。

在沿河路一栋古朴的板壁房里,我们找到了已经76岁的杜仲林老人。老人给我们讲起了当年红军带领打火队灭火救灾的故事。老人的父亲是当年津市新码头卸船工,也是当时的打火队队员。听父亲说,1935年一个月黑风高的秋夜,汤家巷一米铺发生火灾,因当时房屋基本上是木质结构,不一会儿,大火便向西烧到新建坊,与之相连的几条街巷很快变成一片火海。火灾发生后,红军指战员带领打火队迅速赶赴火场,利用水龙、火炬、木桶等灭火,大家一次又一次冲进火海,抢救被大火围困的市民和未烧毁的财产。当地居民也纷纷参与灭火,用桶、盆给打火队送水,经过5个多小时的连续奋战,大火被扑灭。

《中国工农红军在津市》关于红军灭火救灾的记载.jpg

杜仲林老人听父亲说,那场大火,几百户人家被烧得精光,受灾的街坊们被迫露宿街头,饥寒交迫,心中充满了绝望。

让灾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大清早,贺龙便来到火灾现场,查看灾情,看望灾民,命令红军搭建简易棚子,临时安顿灾民。红军把打土豪收缴的四船衣物全部发给受灾群众,打开大豪绅的谷仓,把1000多担稻谷分给灾民,基本解决了灾民的吃穿住问题。

“乡亲们不要担心,有红军在,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只要我们团结一条心,再大的困难都一定能够战胜!”贺龙站在安置点的一块石头上,鼓励灾民克服困难,相信红军会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消防员在镇大油行参观.jpg

为防止再次发生火灾事故,当时主政津市的红二军团政治部主任甘泗淇还下令组建了由红军、更夫和打火队员组成的夜巡队,负责每天晚上沿街巡查,敲锣吆喝,提醒市民防火防盗。“各家各户,小心火烛;关好门窗,看好钱物。哐……”说到这里,杜仲林老人特别模仿小时候看到的夜巡老人,有板有眼地吆喝了一嗓子,“小时候每天晚上都能听到更夫的吆喝。父亲告诉我,从1930年深秋起,更夫的吆喝就一直响彻在津市的大街小巷。”

风雨百年,岁月剥蚀了镇大油行的青砖黛瓦,却没有磨灭津市人民对红军和打火队的深刻记忆。1919年,“镇大油行”被国务院确定为湘鄂川革命根据地旧址,成为各地游客红色旅游和当地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的打卡地。看见静卧在陈列馆的水龙、火炬,聆听解说员娓娓道来,我们仿佛又回到了1935年那个秋夜红军战士和打火队提桶端盆奋力灭火的情景,仿佛又听到了夜巡队“各家各户,小心火烛”的吆喝声。风雨沧桑的镇大油行,成了我党我军在湖南有史可查的红色消防的源头,见证了中国工农红军竭诚为民赴汤蹈火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