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燧-我国最早利用太阳能取火的工具
  阅读量:  0

阳燧在中国,最早应出现于《周礼》与《考工记》。《周礼•秋官》中记载:“司烜氏掌以夫燧,取明火于日。”汉代郑玄注释:“夫燧,阳燧也。”《淮南子·天文训》:“阳燧见日则燃而为火”。北宋科学家沈括在他的著作《梦溪笔谈》中对“阳燧”的原理进行了详细的阐述:“阳燧面洼,向日照之,光皆聚向内。离镜一二寸,光聚为一点,大如麻菽,著物则火发。”可见,“阳燧”实际上是先人掌握了冶炼技术之后,利用凹透镜原理铸造的一种取火工具。

燧”为取火的工具,有木燧和阳燧之分。木燧即钻木取火的工具,发明较早;阳燧发明比木燧晚,又名金燧,可利用日光取火,是一种曲率很大的凹面铜镜。取火时,用阳燧光滑的凹球面将太阳的直射光线反射聚成一个焦点,进而产生高热,引燃艾草等易燃物。正如《古今注》所载:“阳燧,以铜为之,形如镜,照物则影倒,向日则火生,以艾炷之则得火。”在汉代以前,阳燧因取火于日,近于天也,所取之火属于天火,故多为占卜与祭祀时使用;而木燧取火于五木(柳、桑、槐、檀等),近于人也,只是烹饪用之。

早在距今3000多年前的西周,阳燧就已经开始使用了。据《礼记•内则》记载,在规范“子事父母”“妇事舅姑”必须佩带的器物中,都有“左配金燧”“右配木燧”的记载。为什么既要带“金燧”又要带“木燧”呢,唐代孔颖达注疏:“晴则以金燧取火于日,阴则以木燧钻火也”。原来“金燧”是晴天用的,“木燧”是阴雨天用的,二者都须备用就,如同现代人携带火柴、打火机一样。

阳燧可以说是青铜镜铸造中的衍生物,它与同时代的青铜镜造型、铜质、纹饰、打磨光洁度等特点完全一致,所不同的是青铜镜的背是平面的和凸球面状的,而阳燧的燧背是凹球面状的。例如天津博物馆的东汉铭文阳燧,鼻钮,表面铸阳文铭文两周,内周:“宜子先(孙),君子宜之,长乐未央”;外周:“五月五丙午,火燧可取天火保死祥兮。”这些吉祥语和东汉铜镜上的铭文如出一辙,也契合了东汉铜镜以铭文作为主要装饰的特点。另一件是扬州双博馆藏的西汉阳燧,高2.1厘米,直径8厘米,形似铜镜,燧面内凹,呈圆弧形;背面顶部中心饰三旋钮,圆形钮座,内区饰蟠螭纹,间饰草叶纹,外区为素宽唇边。该铜镜铸造精良,纹饰精美,纹饰及造型特点具有西汉早期器物的特征。

《考工记》中对阳燧制作的材料配方也有精确记载:“金有六齐……金、锡半,谓之鉴燧之齐也。”其中“金”指的是纯铜,“锡”是指铅锡合金,即制造阳燧的铜锡比约为2∶1,这说明战国时期的工匠已经较好地掌握了制造阳燧的材料比例。汉代以后,随着铁制品的普及和冶铁技术的发展,出现了铁质的阳燧,简单的铁片被铸造成阳燧而广泛使用。唐宋元明时期,则流行装执柄的阳燧。宋代更是出现了两面式的阳燧镜,凸面可照容,凹面则能取火,集铜镜与阳燧为一体,功能双用。阳燧作为取火的实用器,直至火柴传入中国后,才逐渐退出人们的生活。

1995年9月,陕西省扶风县黄堆村周原遗址出土了一件西周时期的阳燧,是迄今为止我国最早的人工取火工具实物。该阳燧为铜质,形式圆形凹面镜,直径8.8厘米,出土时通体生满绿色铜斑。鉴于文物的珍贵,不可轻易除锈和打磨抛光,同时又要证明该阳燧确实具有取火功能,专家学者便将其翻模复制,抛光打磨之后置于太阳之下,果然能取阳光之火。

1957年,河南陕县上村岭1052号虢国墓出土一件径7.5厘米,背面有一高鼻纽的弧面形铜器,正面银白色,虽有不少锈斑,仍可看出当年打磨得很光洁。与这件铜器同时发现的,还有圆底扁身的小铜罐,它们是作什么用的呢?起初众说纷纭,经与1983年浙江绍兴306号战国墓出土的小阳燧对照,可以断定河南出土的那件铜器也是阳燧,那只小小的铜罐,则是随身携带用来装“艾草”(点火物)的容器。

    阳燧是中国古代利用太阳能取火的伟大发明,展现了古人在改造自然、寻求生存过程中的聪明才智,具有重要的历史研究价值和艺术收藏价值。

 

中国消防博物馆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