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消防风雨路
  阅读量:  0

上海的消防历史悠久。早在清代就有了消防工作,但较为原始。随着上海的开埠,租界的辟设,西方消防的引入,上海的消防才真正迈上现代化的轨道。

1843年上海开埠后,英美租界与法租界相继划定,工部局和公董局先后设立,从而使西方的消防随着坚船利炮一起来到上海。租界在促进上海现代化的同时,也推动了上海消防事业的进程。随着上海工商业的日益繁华,人口的逐渐增多,火灾也日渐上升,从而促成了中国城市中第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消防队——上海第一救火车队。

上海第一救火车队于1866年7月20日成立,同年8月又组建了虹口第二救火车队。为加强管理,公共租界工部局采纳了董事建议,于1866年8月17日成立了火政处,这也是我国城市中出现的第一个组织比较完善的现代消防机构。与此同时,法租界内由于频频发生火灾,也于1869年5月17日正式成立了救火会,但因消防力量及管理力度不及工部局,所以一直委托工部局统一管理,被编为第三火政区,第六救火队。为监督火政处具体事务,工部局和公董局又于1871年5月成立了火政委员会,选出了第一批委员,从而使消防体制日趋成熟规范。而这时救火队已经有6支,队员达175人。

租界当局对消防的重视,给华界的消防带来了积极影响。当时上海租界的消防与世界上先进国家的消防是同步的,但它对租界外的火灾不予理睬。为了自保自救,在“城厢内外总工程局”领袖总董李平书的积极倡导下,于1907年8月成立了上海城厢内外救火联合会,协调华界各社团的消防行动,促进了闸北、龙华、浦东等一个个全新救火会的崛起。这样,华洋两界的消防力量日趋完善。

消防事业的发展与消防器械的更新是休戚相关的。最早民间采用水桶、水担、火钩等简易救火器械,起初租界内也是使用手揿救火泵浦机来救火。1867年12月,工部局耗资2千两白银购买了蒸汽机救火车,使消防器械进入了新的阶段。随着蒸汽机的增加以及自然水源的减少,供水问题日益突出,当时消防井和消防池并没有遍布各处。为了解决这一问题,1883年8月31日,英商在杨树浦成立了自来水公司,在江西路建了一座大型自来水塔,同时,租界上的自来水管道相继铺设,加上自来水公司在租界的主要马路旁建了我国城市建设中第一批海亭(消防龙头),从而使蒸汽机消防车成为当时火灾的克星,也为消防器械快速实现机械化提供了有力的保证。

作为消防系统工程中的关键环节之一,报警也经历了警钟、电铃、电报、电话机和组网几个阶段。1888年,虹口巡捕房内建造了新的火警钟楼,首次出现了火警守望员。1881年,租界有了电话并得到普及后,报警方式逐步改进,最终形成了一套现代化通讯网络设施,一直沿用到上海解放。20世纪后,上海的消防事业发展迅速,整个上海消防业在组织形式、教育训练、器材装备、救火方法等各个方面有了一定的模式和规模。1937年中日战争爆发,上海成为孤岛,消防工作几近瘫痪。1943年7月,英法租界的火政处合并,称为“上海特别市警察局消防处”,并将原来的消防队改编为消防警察,把消防处编入城市防空指挥部序列。但在消防布局、消防装备等方面,并没有实质性改进,只有华界的沪南区救火联合会,保持了良好的车辆等物质装备,继续从事各项消防工作。

1946年3月,为加强对消防员警的管理,“上海市警察局消防总队”应运而生,与消防处并列。为督导消防行政,提高消防技术,上海市消防委员会在河南路消防处三楼成立,委员由市政府、公用局、警察局等各局代表组成。当时,整个上海拥有各种消防车152辆,各式消防龙头3117只,消防警察789人,颇具一定规模。然而其中大部分设备是租界时期所添置,老化严重,装备陈旧,消防工作处于低落阶段。1949年上海解放,上海的消防事业重新回到人民手中。自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安局成立后,消防处又成为其下属七个处之一。在“整套接管、逐步改造”的方针下,新上海的消防事业重整旗鼓,呈现出一派崭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