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热血和生命诠释忠诚

当病魔危及生命的时候,他口中喃喃低语的是某个企业还没去检查过,某个单位消防隐患不知整改了没有;当意识稍许清醒一点时,他想的是住院的这段时间,单位的兄弟们怎么样,单位的工作处理得怎么样;当深度昏迷的时候,他断断续续呢喃的还是消防工作⋯⋯病魔肆意折磨着他,病危通知书已发了多次,可他仍痴迷着他的消防事业,心系着家乡父老的安危,他就是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雷甸镇消防综合应急救援队队长沈力。


恪尽职守,回乡组建消防队


现年37岁的沈力,曾是德清消防大队的行政车司机,正是这样的经历让他和消防结缘,深知消防安全的重要性。为了能给家乡带来更多的平安,2011年9月,沈力决定辞职回乡筹办专职消防队。


可是建队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人员、资金、营房、装备,一切都得从零开始。为此,沈力每天奔波于政府和派出所之间,但精心制定的方案一次次被推翻。在经历无数次地失败后,他终于想出了一个受各方赞同的方案——政企合办。2011年1月份,中球冠油库一次性投入80万元,购置了一辆泡沫混合消防车,配齐了器材装备和队员的个人防护设备。人员招聘到位后,一支崭新的由沈力任队长的消防队伍——雷甸镇专职消防队诞生了。与德清县实施队站合一后,沈力担任雷甸镇消防综合应急救援队队长、指导员、镇消防工作站站长。队伍成立后,雷甸镇哪里有火情、灾情,哪里就有沈力和他的兄弟们冲锋陷阵的身影⋯⋯


2013年5月2日凌晨,雷甸镇昌隆绢纺厂发生火灾。接警后,沈力遂即带领队员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当得知厂办公楼两位值班人员被困时,沈力挺身而出,浇湿自己的衣服,就冲入了火场。5分钟后,他成功将两名被困人员救出。


2014年10月24日下午,雷甸镇塘北村的一家服装厂发生火灾,沈力带领队员火速赶往现场施救。到场时,整个厂房已被大火和浓烟包围。而某一栋楼的四楼还有7名员工被困在内。危急时刻,沈力和队员迅速戴上空气呼吸器,冒着浓烟和烈焰冲进火场,成功地找到7名被困人员后,他和队员赶紧解下自己的防毒面具为他们戴上,并将他们顺着楼梯疏散到安全地带。由于吸入过多的浓烟,沈力不时感到头晕、恶心,但他顾不上休息,一直战斗到火灾最终扑灭。此后整整一个星期,他吐出的痰都还是漆黑的。这样的战斗沈力经历了534次,从死亡线上共救回50多人,挽回经济损失上亿元。


2016年8月27日,沈力的父亲在工地干活时不慎被重物砸伤,腰部三处骨折,肋骨断了5根,肺部错裂伤。当沈力接到家里的电话时,一时如晴天霹雳,不知所措。在强忍着心焦与悲痛,忙完手里的工作后,才赶回家将父亲送到医院。由于放不下队里的工作,将父亲安顿好后,沈力愧疚地对父亲说了句“对不起”,便立即返回了工作岗位。


病魔侵袭,消防事业仍在心


正当沈力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不幸从天而降。他患了脑部恶性肿瘤,并急剧恶化。无情的病魔让他时而深度昏迷,时而短暂清醒,时而疼痛难忍。


病魔的侵袭不是完全没有征兆,今年7月份,从一次火灾增援回来后,沈力就感觉到头晕头痛,浑身乏力。当时,他以为是救火时吸进了浓烟,休息一下就会好的,并没有在意。可头痛头晕频繁袭来,一次比一次重。每次痛起来,他就让兄弟们给他按摩一下,稍有缓解,就再次扑入到工作中。8月中旬,病情愈发加重时,正是重大活动消防安保关键时期,所以他不仅没有休息,相反每天还带领队员们深入辖区企业、小作坊等开展消防检查,深入学校、社区、行政村开展消防宣传工作。一直到9月21日,沈力再也坚持不住了,才在家人的催促下,到医院去检查,并最终查出患脑部恶性肿瘤的重疾。


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放不下他热爱的消防事业。稍有清醒时,就要拿起手机给队里打电话,询问队里的情况、兄弟们的情况和消防工作开展情况。安保工作结束后,他向镇政府为队员们申请到的疗养机会,正在此时全面开始,所以不管谁出去,他都要用电话叮嘱一番:“去外面要注意安全,要乖一点,要听从安排⋯⋯”妻子小潘怕他累着,不让他打电话,他说:“我从没离开过兄弟们,没离开过伍这么长时间,不打这个电话,我放心不下!”据队员小胡回忆,有一天晚上,半夜12点多钟,他在梦中被沈力打来的电话吵醒,接电话时,沈力微弱声音,但却嘱咐他雷甸镇新利村一家围巾小作坊整改期到了,让他去复查。第二天,小胡和大家说起此事,才知道队里的8名队员全部接到了沈力的电话。内容都是有关消防工作的,队员们不禁流下了眼泪。


万般柔情,年轻的生命需要留


如今,沈力住院已经两个月了,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上有白发苍苍的年迈父母,下有11岁上小学的儿子。他病倒了,这个家就好比天要塌下来了。妻子小潘请假昼夜守护在他的身边。每当沈力昏迷时,就给他复述他曾经有过的营救群众的事情,讲队里的兄弟们和队里的工作,讲他11岁的儿子学习成绩优秀,如何乖巧,讲父母如何盼望他早日康复⋯⋯以此唤醒他的意识。

在一次昏厥中,妻子小潘拼命呼喊:“沈力,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你还欠我一个生日呢,还欠儿子一个承诺,你得兑现啊⋯⋯”沈力身兼多职,按时上下班对他来说简直是种奢望。儿子从幼儿园到小学,他从没接送过一次,儿子很希望爸爸能开车接他一次,可他一直只有承诺没有兑现,如今儿子已经四年级了,他也没有兑现。去年妻子过生日,沈力本已约好要一起庆祝,生日那天到来时,却因为出警,一直忙到半夜⋯⋯

沈力的双亲也在医院陪护。他父亲说:“去年8月份,我在工地干活受了重伤,沈力把我送到医院,说了声‘爸,对不起,队里忙,我不能陪你’就回去上班了。我知道他忙,不怪他。平时他都没空陪我们吃一顿饭,他现在躺在医院,我们一定要好好陪陪他,也算是我们全家团圆吧!我们要陪他渡过难关,陪他走过这个艰难时刻。”


从事消防事业10多年来,沈力一路走来,可谓历经艰辛与彷徨、成功与喜悦。他从一名司机蜕变为一名出色的火场指挥员,用热血和生命诠释了对消防事业的“忠诚”。


我们祝愿坚强的沈力,能够战胜病魔,早日康复!


1-1.jpg

1-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