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秒必争的生命大救援

时间定格在2017年8月8日21时19分46秒。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震源深度20千米。顷刻间,地动山摇,飞沙滚石,道路损毁,通讯中断,九寨沟上万游客生死不明!


危险面前,有一种力量在支撑;危急关头,有一种信念在坚守;危难时刻,有一种精神在迸发。在这次地震救援行动中,公安消防部队官兵争分夺秒,顽强拼搏,紧急驰援,舍生忘死,圆满完成了救援任务,取得了处置重大灾害的新胜利。


尘土弥漫,石雨滚落,骄阳暴晒,道路艰险。他们徒步行军,一往无前;他们奋不顾身,全力搜救,一次次穿梭于死亡线上;他们用心灵安慰心灵,用生命关爱生命,谱写了一曲抗震救灾的大爱之歌。


“天堂”求救:有一种灾难叫地动山摇


九寨沟县位于四川省北部,以境内风光旖旎的世界自然遗产——九寨沟风景区而吸引了众多中外游客前来观光。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位于九寨沟景区附近的漳扎镇甘海子,掩映于森林遍布、风景如画的崇山峻岭之间,是亚洲著名森林度假酒店,宛如天堂,故取名“九寨天堂”。


“天堂”一震变“地狱”。地震发生时,山体崩塌,巨石飞滚,路面开裂。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就在地震中心,这座拥有1020间各类客房、最大客容量为1800人(当晚住有1300多人)的白金五星级宾馆在地震中剧烈摇晃、墙体倾斜⋯⋯地震共造成饭店员工及游客6人遇难、18人受伤、1500多人滞留,成为此次地震受灾最重的地区之一。


“九寨”在哭泣、“天堂”在流泪⋯⋯


灾情就是命令。地震发生后,公安部高度重视,要求各级公安机关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和李克强总理重要批示要求,迅速启动应急预案,调集救援力量,全力开展抢险救援。

公安部消防局立即启动应急响应机制,局长于建华在指挥中心调度指挥,命令震区周边重庆、甘肃、云南、陕西、西藏消防总队地震救援队火速集结,随时准备跨区域增援。8月9日一早,又派出专家组,飞赴四川震区指导地震救援。


星夜驰援:有一种速度叫争分夺秒


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一切。


“坚决打赢‘8·8’九寨沟地震抢险救援战斗!”地震发生时,四川省公安消防总队指挥中心灯火通明。总队党委根据形势研判,第一时间下达一级战备命令,并发出《政治动员令》,调集全省力量火速奔赴灾区救援。

“报告!第一批救援力量:成都、绵阳、德阳、广元、眉山220人已赶赴增援!”

“报告!第二批救援力量:乐山、内江、资阳、雅安、南充、广安、遂宁、达州、巴中 370人已赶赴增援!”

“报告!第三批救援力量:甘孜、宜宾、泸州、自贡200人现已集结出动!”

总队下达的一级战备命令,将全省上千名消防官兵迅速拧成一股闪电,划破浩夜长空,刺向震中最危险的核心!


地震发生时,南充消防支队司令部参谋周彦廷正在家中陪伴待产的妻子。接到命令后,他立即归队,毅然率队奔赴灾区。面对妻子的担心,周彦廷在车上录下视频:“我必须服从命令,但也一定会平安回来迎接我们新生命的到来!”铁汉柔情,视频传到了网上,令无数网友动容。


而此时,成都消防支队特勤三中队下士尤仲泽仁的家人就身处震中——九寨沟荷叶寨。震后30多名亲人生死未卜,让这个在九寨沟土生土长的小伙无比揪心。然而,按照救援部署,特勤三中队搜救的区域落在了诺日朗瀑布、镜海、珍珠滩、五花海等地,唯独错过了荷叶寨。为了不影响救援,尤仲泽仁三过家门而不入,毫无怨言,始终向着群众最需要的地方挺进。“不可能先救我的家人,不可能影响救援统一部署,所以我没有提出任何要求。”12日10时多,尤仲泽仁才与失联5天的家人取得联系。获悉 19岁的表侄已在地震中遇难时,这个22岁的铁汉终于伤心地哭了。“我会化悲痛为力量,完成好这次救援任务!”抹干眼泪,尤仲泽仁紧紧攥住了拳头。


甘南藏族自治州公安消防支队,作为甘肃省公安消防总队跨区域调动增援的四个支队之一,反应快速、集结迅速,第一时间做好了开赴九寨沟开展地震救援的各项准备:当日22时,支队接到通知,进入一级战备;22时20分,支队全勤指挥部及所属4个中队、10辆救援车辆、58名官兵在各自营区集结完毕,迅速出发。

在距九寨沟450多公里时,路陡弯多,沿途跑运输的大卡车越来越多,道路越来越不畅。天快亮时,从九寨沟撤出的大批车辆排成长队迎面而来,使得支队救援车辆更加难行。


次日9时32分,经过11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支队全勤指挥部及合作、夏河、舟曲3个中队的9辆救援车辆、48名官兵赶到距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15公里处,因道路还未抢通,不得不徒步向前。

灾难当前,橙色闪耀;行动迅速,战报飞传。因山大沟深,手机没有信号。9时40分,救援官兵徒步进入震中前,及时全面详细地将一线救援情况向总队“8·8”九寨沟地震救援指挥部作了报告,为各级领导掌握情况、作出决策提供了依据。


11时10分,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徒步行军,支队全体救援官兵终于到达震中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现场。至此,官兵们长途跋涉了近13个小时。


全面搜救:有一种精神叫临危不惧


“我是消防员,你们跟我走!”一段视频记录下了此次地震的救援第一人——雅安消防鄂州路中队副中队长罗川滨。地震发生时,他恰好与妻子在九寨沟休假旅游,但地震发生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的假期结束了。


略显昏暗的画面中,罗川滨站在九寨天堂洲际大酒店停车场里,一手拿着喇叭,一手不停地朝慌乱的人群挥动。在他的指挥下, 震后不到1个小时,300余名群众被安全转移。之后,罗川滨想到通讯中断,外界无法知晓震区情况,便冒着余震危险毅然返回损毁酒店,通过残存的WIFI信号,将视频发送回支队的指挥部,而这些最早传出的信息也成了部队派遣救援力量的第一手资料。随后,他顾不上安顿焦虑不安的妻子,继续在酒店内搜寻,直到九寨沟县消防大队的官兵赶来。


由九寨沟县消防大队大队长高海军率领的救援队伍是最早进入震中的救援队伍。紧随其后的是阿坝消防支队政委黄波率领的松潘县消防大队、中队和县政府专职队、黄龙机场专职消防队共计5车20人。夜色中,消防官兵冒着道路阻断、飞沙滚石不断的危险,徒步10公里到达九寨天堂洲际大酒店。来不及歇一口气,一到现场,他们就投入到搜救工作中,最终成功将200多名被困者带离震中。


次日0时24分,阿坝消防支队救援官兵在122林场发现4名重伤人员。然而,道路损毁,落石不断,人员运送极其困难。“用担架!”高海军当机立断。救援官兵抬着担架一步一行,在确保伤员安全的前提下快速穿越飞石路,徒步3公里,将4名伤员全部成功转移。


救危解困:有一种壮举叫舍生忘死


震后17小时,前线指挥部接到群众反映,说在五花海与熊猫海附近有16名群众被困。


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尽百倍努力!一支由四川省总队和成都、德阳、巴中消防支队组成的26人搜救突击队立即前往五花海、熊猫海方向搜寻被困者。在诺日朗往五花海五六公里的地方,由于前方道路被乱石和倒下的树木挡住,搜寻救援分队只能带上绳索、铁锹、卫星电话以及简单的破拆工具通过徒步的方式前进。


 “前方道路已被掩埋,请快速通过!”每当队伍通过因地震而坍塌导致道路被阻断的地方时,分队安全员就拿着旗子,一边观察上方的山体情况,一边催促着队员们前进。


当队伍经过五花海时,前方山上石头滚落的声音和飘起的烟尘立即引起了安全员的注意。“快速躲避!”随着安全员吹响哨子,救援官兵赶紧朝着后方比较开阔的地方退去。等待情况稍稍平静下来,队员们再次加速前进。


翻山越岭,距离熊猫海只有500米了,行进的道路已面目全非。救援人员只能徒手从松枝中摸索,找出条路来。余震不断,每隔两三分钟就有石头倾泻而下。“不要靠边,靠近岩体行走!”部队抵达五花海,道路内侧,只剩上面一层路面,下面完全空了。只要稍微震动,都会让人跌下百米深的悬崖。


熊猫海到了,道路变成了一个斜坡,只要踩错一步,就会滑落深渊。“用绳索,搭建一座桥!”救援官兵找来救生绳,拴在一棵大树上,朝着对面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直升机在头顶盘旋,救援人员徒手扒开茂密的松枝,进行地毯式搜索。最终,成功将被困群众找出并用直升机转移。


甘南支队的救援官兵抵达震中受损核心区域——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后,立即成立了地震救援指挥部,架设了便携式卫星移动站。


地震中,大楼损毁严重:墙面脱落,楼梯变形,建筑结构稳定性严重不足。指挥部要求每个搜救组设置安全员4名,分立建筑四周,时刻关注余震及建筑的稳定性情况,及时发出紧急撤离信号。整个搜救过程,先后发生4次震感强烈的余震,摇晃十分明显。在受灾最重的“九道拐”附近发现了3名被困游客,经了解均来自四川成都。在解救3名被困游客撤离途中,因石块遍地,消防车右后轮突然爆胎,加之又发生的一次余震造成山体滑坡,阻断退路,手机又没信号,因而大家全被困在了“九道拐”。


怎么办?一边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余震和滚落的石头,一边是在黑夜里无助的被困游客和战友,面前则是约1公里长,且随时有可能滑坡、滚石飞落的“危险地带”。面对艰难抉择和生死危险,救援官兵毅然选择了继续向前挺进,终于把3名游客安全送到了九寨沟县城。


橙色闪耀:有一种奉献叫默默无闻


大灾面前有大爱,大难面前显忠诚。救援中,官兵们充分发挥不怕苦累、敢打敢拼的精神,连续作战、冲锋在前,以高度的奉献精神谱写了一曲又一曲感人的赞歌。


8月10日19时许,一名头部、手部缠满绷带的受伤男子步履蹒跚地来到总队前线指挥部,称自己坐的车在下山行驶至九寨沟上寺寨附近时,被地震震落的大石打入约10米深的河沟内。和他一行的有8个人逃了出来,还有5人失联,其中包括他的妻子。


总队前线指挥部决定派遣绵阳消防支队的一支小分队前往搜救。救援官兵到达事故现场后,发现事故车辆卡在河沟里,破损严重,由于一半车身被湍急的河水淹没,加之晚上天黑,无法看清车内情况。

11日一早,尽管附近山崖上不断有滚石飞落,指挥部仍决定对事故中巴车进行起吊,彻底排除有无人员被压车下。经过官兵的努力,11时35分,中巴车被成功起吊,2具遇难者遗体被发现。“这两人是我同事的丈夫和女儿,感谢你们把他们找到。”说完,男子便坐在地上看着一只旅游鞋发呆。原来,他的妻子依然没有下落。为了给男子一个交代,消防官兵又对事故中巴车进行了破拆,但最终没能发现他妻子的遗体。“尽管结果令人遗憾,但只要群众需要帮助,我们就一定会全力以赴!”一名救援官兵如是说。


前来增援的甘肃迭部中队副政治指导员裴国强,作为甘南消防部队最先进入震中的搜救队指挥员,在1个多小时徒步向震中挺进过程中,他带领官兵多次成功躲过滚石,并将沿途2名游客转移至安全区。到达震中后,他又带领官兵,冒着玻璃掉落、墙体倒塌的危险,先后在天堂洲际大饭店演艺中心、洗浴中心、餐厅和厨房等部位展开全方位搜救。期间,发生两次震感较强余震。第二次余震时,在安全员发出紧急撤离信号后,他迅速组织搜救队员撤退,搜救队员均成功脱险⋯⋯


舟曲中队特勤班班长寇鹏飞连续作战48小时,当尖兵、打头阵,奋战在救援现场的最前沿。当救援队伍行至干海子村时,面对脚下余震剧烈,头顶滚石飞落的险境,寇鹏飞主动承担起了安全员,负责组织战友们安全快速通过危险地带。在躲避滚石的过程中,因一心想着保护战友,他自己却不幸被滚石击中右脚踝,但他强忍疼痛,组织其余战友全部安全通过。紧张的48小时救援后,他的脚肿得连鞋都脱不下来。


灾后防控:有一种力量叫执着守望


“老乡,请不要在帐篷里吸烟。”8月11日早上9时,成都消防支队特勤大队副大队长王强拿着一个记录本,开始了对九寨沟县勿角乡安置点的第一次防火巡查。

救援工作是重点,防火工作是关键。震后24小时内,四川消防总队就启动了灾区安置点火灾防控工作,与抢险救援同步。按照《灾区过渡安置点防火规范》要求,总队全面部署安排灾区安置点火灾及次生灾害防范工作。总队火灾防控组陆续派出12个小组、76名消防员,深入灾区200多个安置点对1000多名群众开展全面防火巡查,发放灭火器200具,现场发放消防宣传资料840份。同时,在各安置点设置消防服务点和微型消防站,组织安置点负责人和受灾群众开展消防安全培训和疏散逃生演练,面对面向受灾群众普及防震、防火及逃生自救安全常识,组织志愿者和受灾群众开展群防群治,提升自防自救能力,确保受灾群众安全。他们穿梭在安置点的各个帐篷里,用脚步丈量着安置点的消防工作,践行着对群众生命安全“底线”的承诺。


高海军在完成了三天三夜的搜救工作后,也马不停蹄地转战防火战线,深入安置点向受灾群众讲解消防知识。此时,他原本应陪着身体不适的妻子去医院检查,但地震却让他无法成行。“医院的检查结果是癌症。”终于,妻子打来了电话。终日冒着生命危险的搜救没能让高海军为之动容,但这短短的一句话却深深刺中了他内心最脆弱的地方。妻子察觉出了他内心的愧疚,说:“你不要担心。作为一名军人,你不应该离开。”“嗯。”高海军点了点头,尽管泪如雨下,但眼神却无比坚毅。


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橙色的身影。生命至上,战斗不息。无论前方多么艰险,公安消防官兵永远是灾难中最坚定的逆行者!


2-2.jpg

2-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