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吱声的大个子兵

他每次到菜场买菜都是按时归队的,今天却足足晚了半小时。指导员喊他,他也顾不得答应,就一头冲进伙房,扔下采购的物品,匆匆跑向宿舍。但谁也未在意,他的全身已经湿透了。

按照中队管理规定,出外办理事务没按时归队是要处分的。执勤班长拿着考勤薄让他签字,他二话没说就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肖兵。

肖兵,今年21岁,平头,方脸,一双浓眉大眼,炯炯有神,加上一米九五的身条,更显得英俊魁梧。入伍三年来,他凭着一股韧性和绝对优势的身体条件,在各项训练、比赛中总是排在最前列,连年被评为优秀士兵,还入了党,当上了生活给养员。

肖兵每天都要到菜场采购,钱款从不错分厘,归队从不差分秒。由于表现突出,支队准备树他为典型。可偏偏在这个关键当口,他却“掉链子”。我这个中队长,有责任帮帮他。

“老实说,你今天干吗归队迟啦?”我站在走廊上,朝着肖兵大声喊。

他没有吱声,过了老半天,才从宿舍里出来,像个大姑娘羞答答地站在我的面前。

“是和菜场的老大娘闹别扭了,还是同哪个小姑娘有意思啦?”

他仍不吱声,对我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就一溜烟跑到战友们中间,蹬蹬蹬耍起了挂钩梯训练来。等我赶过去,他却坐在训练塔上,歪着脖子对我傻笑。气得我跺着脚对他嚷:“快给我滚下来!”

他慢腾腾地放下挂梯,极不情愿地走下训练塔。

“你小子可是支队重点培养的对象哩,不要自暴自弃。”

“那又怎么样?”

看到他这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更加气不打一处来:“你今天到底怎么啦?”

他撇了撇厚嘴唇,轻描淡写地从牙缝中“蹦”出一句:“反正有事呗。”

“有事也应该报告。”

“我不是认罚了吗?”

“不对劲。”我心想,这里面肯定有蹊跷。我先到岗亭询问了一番,再叫来与他同宿舍的几个战士,但都没有问出结果。

这就奇怪了!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骤然振动。一看,是我的一个同学。我一接听,手机里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快帮我找找。”

“找什么?”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有个大高个子的消防兵,是你们中队的吗?”

“他闯祸啦?”我吃惊地问。能不吃惊吗,我的这位同学可是在派出所工作呀!

“看你说到哪去了,感谢他还来不及哩。”

“别卖关子了,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我有点等不及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的同学激动地叙述着事情的始末,“我妈今天一早到菜场买菜,刚走上北门的小桥头,就被一个青年骑电瓶车撞翻到桥下。河里的水很深,要不是这个大个子纵身跳下,奋力救人,我妈就⋯⋯”

 “你妈现在怎么样?”

 “还在打吊针哩。幸亏这个大个子,把我妈背到医院,还掏钱挂了号,等一切安顿好他却一声不吭地‘逃’了。好在他个子大,要不然,我上哪找呀。”说到这里,我的同学急切地问,“他是你们中队的吗?”

“是!”我骄傲地告诉我的同学,“他叫肖兵。”

“我马上来你们中队。”手机彼端又是一阵激动,“我要当面谢谢他!”

我一挂断电话,就立即命令肖兵:“老实交待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肖兵一看纸里包不住火,只好“招供”。正当我不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时,指导员却不知什么时候“混”了进来,他一听,乐了:“救人归救人,纪律归纪律,两码事,决不含糊。”

“可是他⋯⋯”

“他未按时归队是事实吧,不处分不能严明纪律。但他救人做好事,应该受到表扬。”指导员笑着说,“依我看这样办,安排宣传组,尽快将肖兵同志见义勇为不留名的事迹报道出去,争取上市报头条。同时还要召开军人大会,给他戴红花,出光荣榜,号召全中队战士向他学习。”

当我正式向肖兵同志宣布中队党支部的处理意见时,他仍然没有吱声,只见他稳稳地操起挂梯,又耍起了挂钩梯训练来,一次、二次、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