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山火,11名消防员牺牲
  阅读量:  0
这起事故发生在西班牙瓜达拉哈拉省(Guadalajara)大火第二天的灭火行动中,造成11人死亡、1人重伤,全部都是消防员。火灾共持续了四天,过火面积超过12,000公顷


Fire control

本文作者在事发几天后访问了现场,并向当局提交了一份事故报告(Viegas et al. 2005)。这场大火在西班牙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和政治影响,并对受灾地区造成了生态和经济影响,时至今日,该事故的余波仍在影响着森林防火和灭火策略的制定。

这场火灾是在2005年7月16日,被一群游览阿尔托塔霍公园(Alto Tajo Park)保护区的游客因疏忽而引发的。该公园位于米拉格罗斯山谷(Valley of Milagros),靠近巴德塞力斯村(Riba de Saelices),内有一处洞穴和一座天然纪念碑,风景如画。在参观了存有史前遗迹、游人众多的古瓦.德.洛斯.卡萨雷斯(Cueva de los Casares)洞穴之后,这群游客无视当地导游的劝说,执意准备烧烤,尽管当日天气炎热且伴有大风。虽然烧烤地点选在一处石头材质的野餐地,但由于疏于看管,很短时间内,烧烤产生的余烬就引燃了附近的残茬,(见图2.1)。借助风势,大火在极度干燥的植被中迅速蔓延,这让那群终于发现并试图灭火的游客们徒劳无功。在他们报告火警的同时,火势已穿过残茬地,掠上附近的斜坡,留下满地烧焦的草与灌木,随后蔓延至一个被大型古松和灌木覆盖的复杂地形区。由于2005年以来伊比利亚半岛持续干旱,这些植物都十分干燥。在此阶段,大约1小时后,火势已然失控。

1.jpg

图2.1 Riba de Saelices附近起火点位置的鸟瞰图。

图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烧烤场和茬地。在照片中,火势最初由右向左蔓延。

最初的力量积蓄过后,火势在接下来的2小时内借助强风迅速发展。当火头到达锡鲁埃洛斯(Ciruelos)镇的一个种植区时,被成功阻截。而两侧火翼仍来势汹汹的继续向人口密集区域扩散。其中右侧火翼约过隔离带,向塞拉斯(Selas)方向前进;左侧火翼向圣玛利亚德尔埃斯皮诺(Santa Maria del Espino)方向挺近,该区域地形复杂,难以采取有效手段进行控制。

17日,左侧火翼蔓延至米拉格罗斯山谷,对该地区的圣玛丽亚德尔埃斯皮诺(Santa Maria del Espino)村等村庄造成了威胁。那时,所有地面及空中参与灭火的力量均接到命令,要求暂时不要对火线展开直接进攻,尤其是发展迅猛、逼近圣玛丽亚德尔埃斯皮诺村的左翼火线,而应采取重点设防、精准支援的方式,及时处置逼近人口密集区域、主要是乡村小镇的火势。根据此命令,消防人员在圣玛丽亚德尔埃斯皮诺集结了一支灭火队伍,做好大伙来袭的准备。灭火队伍负责人佩德罗·阿尔曼西利亚(Pedro Almansilla)决定先下手为强,尝试将火势控制在距离村庄很远的米拉格罗斯山谷上方山脊处,那里的主要植被是松树林边缘的灌木丛。大约16时30分,他率领1队共计12名消防员乘坐5辆车沿森林公路行进,对山脊上的火翼展开扑救,当时大火正在松树林中蔓延。

在这个队伍中,皮·阿尔曼西利亚(P.Almansilla)和队长佩德罗·阿尔曼西利亚分别驾驶第一和第二辆全地形车(V1、V2),第三辆全地形车V3上乘坐了7名消防员。其余2辆水罐车V4、V5上分别乘坐了2人及1人。大约在17时10分,他们将车辆停在松林的边缘,从2辆水罐车上铺设水带线路,依托森林公路对两侧火势展开进攻。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大约17时15分,在他们所在位置下方右侧南向斜坡上的松林里,新增了一处火点(见图2.2)。这处火点很可能是山谷底部侧翼及道路下方的大火猛烈燃烧而产生的飞火引燃的。由于山谷底部山脊的能见度低,以及受地形凸起的影响,消防队员们很可能没有察觉到在其正下方的这处刚刚燃起的火点。

不幸的是,当时没有任何其他地面或空中观察员能够将这一潜在危险告知他们。几分钟内,这处火点迅速发展为立体燃烧的树冠火,并形成爆燃。终于发现火情的消防员们认为新增火势直接威胁灭火阵地,原来的控火行动已然失效,同时很可能让他们身陷火海,于是决定尽快向灌木丛区撤离,那里的火灾强度和蔓延速度应该低得多。他们选取的撤离路线正是三十分钟之前进入山脊的路线。

2.jpg

图2.2 事故地区的山谷和南坡总览图。

当火灾在右侧斜坡的松树林(B)中发生爆燃时,该队人员正在山脊右侧一个松树林中灭火(A)。由于灌木丛左侧斜坡上发生第二次爆燃(C),该队在上方山脊左侧道路上撤离时被困。在地平线(D)上可以看到V1车的轮廓。箭头显示了从山谷底部两次爆燃的过程。

为了尽快脱险,他们决定将10吨重的V4水罐车留在原地,原来该车上的2人乘坐V2车转移。弃车逃生之举反映了现场火势发展速度之快以及对他们造成的威胁之大。在此过程中,皮·阿尔曼西利亚驾驶V1车在前,V2、 V3车紧随其后。我们现在知道,只要他们设法沿公路行驶约1.5公里,就可以到达安全区域。不幸的是,在他们开始撤离后几分钟,行驶距离不到400米的时候,在他们下方的峡谷中发生了第二次爆燃。这次爆燃产生的烟火沿灌木植被覆盖的斜坡急速上冲,逼近并最终封锁了他们的逃生路线(见图2.2)。

几秒钟内,山脊遍布炙热烟气,可能正因为如此,V1车的发动机熄火了。皮·阿尔曼西利亚不得不下车,他呼吸困难,视线被烟雾遮蔽,仅奋力前行了几米就被熊熊烈火吞没。紧随V1与之相距100米的V2车上的3名消防员同样遭此厄运(见图2.3)。

3.jpg

图2.3 遇险消防员试图撤退时所乘坐的三车位置。

 V1车在前,V3车在照片左侧靠近石墙的位置。图中箭头表示爆燃火焰前进的方向。

V3车的驾驶员,察觉到前方汹涌而来的烟火,迅速决定变更逃生路线,首先从道路右转进入尚未过火的灌木和岩石区域,然后左转,在与原道路平行又有一定距离的山脊的另一边行驶。在浓密的烟雾下,现场能见度为零,驾驶员只能盲目前行,直到撞上一堵石块堆成的石墙。撞击使车辆严重受损,并被困在石块堆中。7名消防员中的5人拼命逃离并在石墙边避难,另外2人则留在了车内。最后,炙热烟气和火焰到达了他们所在的位置,7人全员遇难。此时大约是17时25分。

与此同时,V5车的驾驶员吉阿班德(J. Abad)则远远的落到了后边,也许是因为忙着收整水带和关闭消防车泵,延误了他的撤离进程。这反而救了他的命。当他登上车时,现场只剩他一个人,厚重的烟雾已经侵入整个区域。现场能见度极低,吉阿班德精神高度紧张,他很快发现自己驾驶的车辆已偏离公路,正向一条深深的峡谷中滑落。由于无法停下且已失去了对车辆的控制,吉阿班德决定跳车逃生,他从副驾驶的车窗中跳出,落地后身受重伤,但他坚持着爬向V4车,并在其下方避难。 幸运的是,那个地方几乎没有植被,所以火势没有蔓延到他的位置。此外,他设法打开了V4水罐车的一个出水口,让水流到他身上,缓解了周围的高温威胁。在他的位置,吉阿班德可以听到其他队员的叫喊声,同时看到巨大的火焰向他们冲去,“就像两只巨大的手臂一样朝他们围拢过去”,他在后来回忆时这样描述。尽管头部和手部都受到了重创并有轻微灼伤,但他还是成功地熬过了这场一波三折的灾难。


2006年,Rossa等人开展的一项对初期火灾的实验室模拟研究表明,火焰在类似残茬等草本植被中的蔓延速度约为2.0km/h,燃烧产生的余烬加上风力作用会加速扩散,如果现场人数有限且只有手动灭火工具,很难成功控制火势。

ADAI对此次火灾行为进行了详细分析并形成了供司法调查使用的综合技术报告,根据分析及报告,本次事故发生和致死的首要原因系火灾速度和强度出人意料的快速发展,这种现象通常被称为爆炸性或喷发性火灾,即爆燃。这种爆燃行为是峡谷地区林地火灾的特征,Viegas、Pita在2004年,Viegas在2005年均对此做过描述。

为了还原事故发生前峡谷内的火灾行为,Lousã的ADAI消防实验室进行了多次实验。他们将事发峡谷斜面和水平参照线的夹角等实际数据做成表DE4,(见图2.4)。 在余烬降落的松林基部的位置处进行点火。初始爆燃发生在朝南的斜坡上(图片右侧)。之后,当火势到达相应的水平参照线并进入左侧斜坡时,在该斜坡上引发了一次非常迅猛的爆燃,刚好就在消防队员所处位置的下方。这些测试未考虑风力影响,其结果证实了作者提出的峡谷内火灾发生二次爆燃的可能性,也为该事故中突然和致命的火灾行为变化提供了解释。

4.jpg

图2.4 ADAI消防实验室基于DE4数据表对瓜达拉哈拉事故火灾蔓延情况的实验模拟

我们现在知道,如果这群消防员始终留在原地,他们本可以幸免于难,因为在他们停车道路周围的广阔区域内没有太多植被。吉阿班德在没有太多保护的情况下幸存下来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而且他们可以进入水罐消防车的舱室,或使用防火棚,其生存机会将大大提高。当然他们选择撤离也是可以理解的,当一股非常凶猛的火势出乎意料的突然从侧翼向他们扑来,并且预设的逃生路线非常明确,他们显然会认为撤离更加安全有效。

这次事故引起了西班牙舆论的极大争议,首先因为其伤亡惨重,同时因为在此事故中暴露出的防火措施缺乏、灭火管理与协同不当以及对安全规则的无视等问题。事实上,舆论很快就指出以上问题,或者至少是驾驶员的失误,导致了该事故的发生,尽管驾驶V1车的皮·阿尔曼西利亚有着丰富的实战灭火经验并熟知地形等因素的影响。

对此,在笔者看来,在那样的事故环境下,首要需求是在观察现场地形环境基础上提出对潜在爆燃及致命威胁的预判和预警,而现场缺乏这样的专业人员,因此很难责怪任何人。我们认为,对消防员开展更好的培训,结合科学研究的成果,并不断总结以往同类事件的经验教训,是做好应对此类灾情准备并有效避免伤害的最佳方式。 


译者介绍:

朱亚军,原济南消防支队作战指挥中心主任,2011年在“4.16”、“4.18”、“4.29”森林火灾扑救任务中表现突出,被荣记个人二等功;

蔡皓月,高三学生。

译者注:

调集十数量或数十辆消防车,依托盘山或山间公路设置防御阵地,阻截山林火灾蔓延是近年来山东省消防力量参与山火扑救的重要战术之一。在2010、2011年临沂蒙山火灾、莱芜雪野附近山林火灾、泰山桃花峪北侧山林火灾等灭火实战中均有使用,并作为实用战法进行过推广。由于上述火灾实战中,防御力量遇到的多为单侧下山火,且植被低矮,覆盖率低,所以未出现飞火越过防线、两侧火势夹击及上山火爆燃等险情。而本文则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如果实战中出现文中这种上山火爆燃,直接冲击盘山公路上的消防车辆阵地的情况,恐怕现场力量根本无法安全应对。因此,如何以文中的险情为鉴,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强化侦察、预警,统筹力量部署,科学规划阵地和撤离线路,是我们今后优化此种战术,更加安全有效的处置山林火灾的研究内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