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的坚守,在残骸中寻找“真相”的火调专家赵权

烧得面目全非的建筑到处灰渍斑斑、残檐断壁,高压水枪冲刷过,消防员战士走过,火灾现场的废墟里还会剩下什么线索?“一定会有!”赵权的回答却是斩钉截铁,走进这样的“场景”预示着他们工作的开始。


火调专业高级工程师、技术七级、内蒙古自治区火调专家组成员,这样一名火灾调查岗位的“工匠”对于我们,只能是瞻仰的存在。但走近赵权,你会看到一个对工作兢兢业业的前辈,对真相孜孜以求的学者,对案件痴迷的老“侦探”。


对于工作,赵权始终是勤勤恳恳,尽心尽责,而这种一丝不苟的态度一坚持就是35年,在火灾事故调查领域里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炮儿”,总会不停地研究研究这个,研究研究那个,有时会坐在办公桌前对着一幅照片、一条火场监控记录看个半天,有时会围着物证转来转去转个不停,给人以神神秘秘的感觉。不过只要是有人去请教他问题,他就像“至尊宝”一样和你滔滔不绝的讲个不停,讲的那是神采飞扬,眉飞色舞,让听者羡旁者慕。而碰到了疑难案件的时候,赵权摇身一变,成了一个雷厉风行、不辞劳苦、夜以继日的老参谋、老专家。他会冲锋在揭露真相的最前线,会在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坍塌的火灾现场做现场勘查,会废寝忘食连续多天死死盯着案件不放手,坚持不破案誓不罢休的决心,那份执着和热情,令许多年轻的同志都汗颜不已;2014年他负责组织调查突泉县九龙乡西黄花村56户村民火烧联营火灾复核认定工作,历时54天,带领办案人员先后7次深入到百里以外的火灾事故现场进行勘查,细致地走访调查、耐心地向村民解释,反复查看起火点的监控视频,大胆推断判定最终得到当事人的配合,准确地确定了第一起火点造成灾害的范围,查清第二个起火点的事实,最终科学认定这起“案中案”的火灾事故,赵权把这起疑案、难案办成了铁案,为地方党委政府及时妥善处理善后事宜、化解矛盾纠纷提供了科学依据,赢得地方党委政府和群众的理解和支持。做火调专家,大部分时间看到的都是碎片化的场景,接触到的都是“负能量”。这一点,赵权深有感触。2017年1月,阿尔山市零下42度,一座长50多米“冰山”,横在了赵权面前,面对这样的现场,他仔细观察、围绕着火场转了几圈后,便一头钻入“冰山”内部,刨冰搬物查找着火源;2017年7月,乌兰浩特市某建材市场一座仓库发生火灾,内部三层钢架全部坍塌变形,赵权同志9次深入现场,钻缝隙、爬屋顶、走访调查,及时认定火灾事故。相比外在条件的考验,心理上的考验更煎熬。“有时在现场呆好几天,找不到原因时,整个人会比较烦,甚至睡不好,一直会想这些问题,但一旦有了突破,又会兴奋得像个孩子,这一起起火灾调查的背后,让赵权感到痛心的是,有一些火灾事故完全可以避免。


和工作中的严肃认真不同,生活中的赵权却是和蔼可亲、充满活力,他会笑容满面的和同事打招呼,有时候会和刚入伍的小参谋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碰到许久不见的老朋友、老同事,和他们一起谈笑风生开怀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