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
消防人激情燃烧的岁月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在历史长河中只是弹指一瞬,却记录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极其辉煌的历程。作为服务社会发展、保障公共消防安全的一项事业,中国消防的发展与改革开放相伴相随,其成长变迁深深融入了改革开放大潮之中。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在40年漫长而又短暂的岁月中,古老而又年轻的中国消防不断走向充满希望、充满生机的新天地。小变化,大不同,各个时期参加消防工作的人,感受到的变化是不同的,但这些小变化聚集起来,就是改革开放翻天覆地的发展变化,就是消防事业蓬勃奋发的成长进步。这其中,蕴含着一茬茬消防人希冀安宁的梦想与追求、保驾护航的忠诚与担当。近期,本刊记者走近他们,倾听心声,记录时光,以期从一个个场景、一个个故事,折射出中国消防走过的点点滴滴,以此献礼改革开放40周年。

 

中国消防改革从未止步

今年,消防体制改革再次拉开帷幕,对于消防人来说,意义非同寻常。回望过去,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消防体制一直处在变化发展中:1949年10月至1965年5月实行民警编制;1965年5月至1969年3月实行义务兵役制;1969年3月至1973年12月由军队代管;1973年12月至1983年1月恢复公安机关领导;1983年1月至1985年7月纳入武警编制序列;1985年7月至2018年10月为公安现役部队。

2018年3月21日,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公安消防部队不再属于武警部队序列,全部退出现役;10月4日,《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消防救援衔条例(草案)》征求意见,提出建立消防救援衔级制;10月9日,公安消防部队移交应急管理部,全体消防官兵集体退出现役,组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继往开来,革故鼎新,只有懂得自我革命,国家才有发展,事业才有方向。“在国家发展的不同阶段,需要不断探索适合那个阶段的消防管理体制,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消防的作用”。北京消防总队原总队长吴志强深有感触地说。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号角,全国大学实行统一招考,原公安部消防局副局长、总工程师杜兰萍,正是那一年考上了清华大学,并在1983年毕业后,与消防结缘。她深情地回忆:“那是国家命运的转折,也是我们个人命运的转折。消防工作是一项社会公共安全事业,与社会发展密不可分,与经济建设密切相关。社会的发展,必将呈现出对消防工作的极大需求,经济越发达,必然给消防工作带来新的情况和问题,消防任务越繁重。消防工作的前进,离不开社会经济的发展,改革开放为消防事业的发展创造了机遇。”

四川省消防总队防火监督部部长陈硕从事消防工作已经30年。30年来,她在切实感受祖国改革开放巨大成就的同时,也亲身经历和参与过消防事业改革发展的过程。她深切感受到,消防事业改革始终与国家的改革发展紧密相连,脚步从未停止。

陈硕记得,她第一次经历消防体制改革是在1990年,当时消防部队从武警部队转入公安现役,全国消防院系随之调整。“那时,我是武警技术学院的一名学员。记得当时一声令下,年轻懵懂的我们,虽然留恋、虽有不舍,但坚决服从、立即行动。很多战友流着眼泪打点行装,让我今天仍记忆犹新。一个个背包、一件件行李、一节节专列,仅仅三天,我们全部就位。‘听党话、跟党走!’我们的信念坚定。今天,消防部队再次面对改革,离开公安现役队伍,转隶应急管理部门,成为综合性救援国家队和主力军。虽然脱下戎装,但消防人‘听党话、跟党走’的执着信念不会变,‘有益人民、越改越好’的价值追求不会变!”

山西省晋城市消防支队防火监督处工程验收科副科长、助理工程师商昌吉依稀记得,10年前,踏入红门的那一刻,新训队班长告诉他:“橄榄绿和橙色代表着人生走向了新的舞台”。今年,已转业地方的老领导告诉他,“小商,路总是越走越宽,这支队伍会越来越好,不论怎样,要记得初心。”

“《芳华》电影里的政委告诉大家,我们的使命结束了。我们大可不必拿这个半实半虚的电影桥段来强化自己的心理暗示,如果非要执拗地这样想,我想,就没有前方了。”商昌吉缓缓说道,当消防改制的消息传来时,他们整个队伍表现得出奇冷静,沉默的氛围中弥漫着对前景的不可预判,对意料之中却又突如其来的转身,也许是一种留恋,是一种无奈,更多地来讲,是一种砥砺,更是队伍的一种自觉,一种自律,一种骨子里对党和祖国的忠诚。

“不必高呼口号把自己提升到某种站位,也毋须写下血书昭示某个信念。我想,变革或者说转身,是人进步的驱动力,亦是一个光荣事业新的起点。我们不必太局限于个人价值的实现,亦或无需考虑转身后个人的得失。转身,这个词,本身就是褒义。昨天,消防事业给了我们发展的起点。今天,消防华丽转身,提供更为宽广的舞台。明天,转为消防员的我们,不应该更加兢兢业业为新红门增添更加耀眼的光彩吗?”

2015年,刚刚大学毕业的黄呈党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投笔从戎,成为了全国17万消防员中的一份子,如今任湖南省衡阳市衡南消防中队副中队长。

“放眼新中国的改革历程,正是改革让国家变得越来越强大。”回望过去,黄呈党陷入深思。上世纪80年代,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部队集体转业,并入铁道部,40万铁道兵虽然脱下了军装,却不丢军人的风骨!

“如今,消防部队正式集体转业,脱下军装,我们这些‘后来人’应该继承和发扬先辈们的优良传统,以更美好的姿态、更坚定的决心、更充足的干劲做好手中的工作,做到初心不变、队伍不散、工作不减。消防员,永远保持逆行的本色!”改革,是推陈出新,是壮士断腕,是为了明天更美好。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历史节点上,注视着如今朝气蓬勃的国家,黄呈党的内心是激动的,他明白,未来一定会更美好。

 

消防事业发展前所未有

一路筚路蓝缕,一路披荆斩棘,一路高歌猛进。几十年来,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我国各级政府以强烈的责任感关注消防工作,各级消防机构忠实履行职责,极大地推动了我国消防事业发展,消防工作取得了巨大成就。


消防科技发展日新月异

2017年7月3日晚,江苏南通市某化工材料有限公司消防安全管理人康建收到南通消防支队自动推送的预警信息:“6月26日至7月2日,你单位一周内发生一级预警826起,严重超出了以往报警数据,请立即排查原因。”康建立即根据预警提示,组织技术人员进行排查,果然发现生产区甲苯备料罐频繁出现高液位现象⋯⋯原来,这是基于江苏省“智慧消防”大数据下的“化工单位事故风险预测模型”,当化工单位DCS点位数据超出阈值时,就会自动产生分级预警,按级提示单位消防安全管理人、微型消防站值班人员、单位应急分队以及消防救援力量现场进行处置。该预警模型自试运行以来,共推送预警指令26300余次,及时督促化工单位管控安全风险,有效防止了事故发生。

曾在原公安部消防局主抓“智慧消防”建设工作多年的杜兰萍表示,“智慧消防”的迅速发展得益于国家发展的需求,得益于各地进行的“智慧城市”建设的现实需要,为了适应这种发展需求,也为了长远的有序发展,加速推进现代科技与消防工作的深度融合,全面提高消防工作科技化、信息化和智能化水平,实现信息化条件下火灾防控和灭火救援工作转型升级,2017年10月10日,部消防局《关于全面推进“智慧消防”建设的指导意见》出台,明确提出了五大原则,工作目标和重点任务,要求70%以上的火灾高危单位和设有自动消防设施的高层建筑接入系统。 “‘智慧消防’是充分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手段,打造基于‘一张图’‘大数据’的火灾预测、预警、预判、指挥平台。我们建设‘智慧消防’的目的,是要提升社会防控火灾的水平,提升灭火救援指挥的科技化水平,是实现传统消防向现代消防转变的过程。”杜兰萍的话语中有期待,更有信心。

近年来,各地消防部门在部消防局搭建的信息化总体框架下,全面开展信息化建设与应用,形成了全面、全员、全程应用信息化的新格局,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新态势。山东开发应用基于位置、人员、装备分析的大数据作战系统;辽宁利用三维立体建模制作数字化灭火预案,为指挥员科学决策、精准指挥提供了先机;江苏、湖北利用数字地图、预警技术建立火灾风险预测模型,划分红黄蓝风险区域开展精准防控,特别是针对“小火亡人”多发和“三合一”场所、群租房、彩钢板建筑等隐患治理的短板弱项,通过WIFI流量监控、数据分析等信息化手段测算定位、精准治理,提升了火灾防范效能;吉林松原打造的城市消防远程监控系统升级版,具备报警反馈、压力监测、自动巡检、分析研判功能,对单位消防工作实施动态监管;天津利用视频、红外热成像技术打造“火眼系统”,体现了火警发现早、扑救力量调度快。

科技,蕴藏巨大潜能。拥抱大数据,各级消防部门正敞开胸怀,用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勇气和决心,全力推进消防信息化建设;迎接新时代,消防部门正主动作为,运用大数据为消防工作“破局突围”提供核心驱动力。


队伍和装备建设突飞猛进

建国初期,消防队伍仅1万余人、1千余辆消防车;现在,已发展为17万余人、4.1万余辆消防车,消防队伍和装备建设随着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不断壮大提升。尤其是近10年来,消防装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培育了数以万计的专业救援队员,铸就了一支专业化程度非常高的救援队伍。

山东省泰安市消防支队原支队长许传升回忆,1991年,他大学毕业后进入日照市消防支队防火处。“那时候条件真的差,防火处的8个人挤在两间办公室里。这两间办公室,之前是公安局家属院的门卫室。里面一间放了三张床,两个档案柜,一张桌子;外面一间放了四张办公桌,一个排椅。外间有个火炉,桌上有个带拨号盘的老式电话机。门口停着一辆三轮摩托车,这是全处的机动用车,手把、座子都秃了。”

1993年12月30日,日照港煤碳码头起火。火很大,沿着送煤的皮带一直烧向海里面的栈桥。支队当时没几辆车,都是老解放、老东风,载水量小,也没有炮车。许传升和战友们冒着严寒、走在烧掉了木板的栈桥一边,用水枪扫射。火灭了,每个人脸上都被熏黑了。这场火也引起了市领导的重视。转过年来,分管市长拍板,全市集资400多万,买了一台英国进口的曲臂登高车。

2013年,他调任泰安消防支队当支队长。“泰安,并不是一个经济发达的城市,在山东顶多算个中等水平。但是党委、政府格外重视消防,三年多的时间里面,投资一个多亿,购买了70多辆消防车,包括从美国进口的豪士科消防车、远程供水消防车等。又投资一个多亿,征地200多亩建设训练基地。”

2002年12月参军入伍的汪渝,现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消防支队特勤中队普通战斗班班长,“那时候,全地区8县1市只有6个基层大队、3个中队,全支队官兵总人数不到120人,到现在全地区共有10个现役消防大队,13个基层消防中队,全地区拥有88辆各种类型先进的消防车、近400名官兵。16年弹指一瞬间,我见证了阿克苏地区消防事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汪渝告诉记者:“2009年11月9日,由阿克苏地委、行署斥资280余万元为支队购置的首辆32米登高平台消防车交付特勤中队投入使用;再到2011年1月地区财政顺利通过1700万元专项经费为支队购置车辆器材装备;其中54米登高平台消防车、泡沫消防车等世界一流的消防车应有尽有——这些攻坚‘利器’在灭火救援中大显身手。”

对全国消防救援力量来说,有一组跨越十年的数据对比,可以看出这支专业力量已今非昔比。2008年底,全国消防部队共有执勤队(站)3774个。其中,特勤消防站340个,地震救援队26个,全国消防车辆总数共计20426辆。其中,灭火消防车13295辆、举高消防车2022辆、专勤消防车606辆、战勤保障消防车1288辆、抢险救援消防车1849辆。2018年初,全国消防部队共有执勤队(站)5413个。其中,特勤消防站471个,全国共建有地震救援队545个。全国消防车辆总数达到41564辆。其中,灭火消防车21957辆、举高消防车6192辆、专勤消防车7845辆、战勤保障消防车4714辆、抢险救援消防车4940辆。

全国各地消防救援队伍视灾情为命令,在当地党委、政府的统一领导下,在灾害发生后第一时间展开救援行动,成为应急救援的“急先锋”。


消防安全责任体系不断完善

1998年,陈硕当时正在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消防大队任防火参谋。那一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以下简称《消防法》)颁布施行。也正是那一年,全市最大的百货大楼即将“强势”开业,但却不具备开业的消防安全条件。尽管在建设过程中,大队多次指出单位存在的诸多火灾隐患,但作为市重点工程,他们毫不在乎。“我们要举行盛大的开业典礼,市领导将出席,你们看着办!”老板不屑一顾。

怎么办?大队召开专题会议,认真研究学习新颁布的《消防法》,随后启动相应的法律程序,依法对该百货大楼实施了停产停业的处罚。“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当封条贴上大门的那一刻,陈硕看到了老板目光里的敬畏,感受到了法律的力量。

新中国成立以来,社会经济建设快速发展,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消防事业发生了巨大变化。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温饱社会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从《消防条例》到《消防法》,从《消防法》再到2008年新修订的《消防法》实施,深刻反映了消防发展的进程和客观规律。

“《消防法》的修订和颁布实施,对加强我国消防法治建设,推进消防事业科学发展,维护公共安全,促进社会和谐,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原公安部消防局法规处副处长王瑛全程参与了修订工作,对其中的理解更比其他人深刻。她介绍,相比较于1998年,新《消防法》有多个方面的变化,提出了新的消防工作原则,进一步明确了消防安全责任,改革了消防监督管理制度;加强了农村消防工作;完善了社会消防技术服务机制;完善了政府应急救援力量建设;加大了对危害公共消防安全行为的查处力度,加强了对消防执法工作的监督。

而今,多年的执法实践让陈硕认识到,消防工作法制化进程始终与国家法制改革的进程同步,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化,消防执法规范化建设也将不断向前迈进。

2017年10月29日,国务院办公厅向社会公开发布《消防安全责任制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进一步明确了消防安全责任,完善了消防安全责任体系。时任原公安部消防局局长于建华对《办法》进行了解读。于建华表示,《办法》在责任追究方面作出新规定,发生造成人员死亡或产生社会影响的火灾事故,要求以政府牵头组织调查组进行调查处理,根据事故情况、具体情节来追究相关人员责任。这是过去没有的。过去亡10人以下,通常是公安部门牵头组织调查。这次《办法》提出,只要发生亡人火灾或者有社会影响的火灾,3人以上的,由市级人民政府牵头组织进行调查;1人以上3人以下,由县区级人民政府牵头调查。根据调查结果,作出相应处理。

 “曾经大部分人都认为,消防安全就是你们消防部门一家的事,与我们有什么关系?但《办法》的出台,将消防安全责任抽丝剥茧、层层落实、具体到人,让社会各界主管部门、主管领导必须履行消防安全责任。”国家一级注册消防工程师、律师李福秋对此深有感触。他指出,相较于《消防法》,《办法》对各级政府及工作部门的职责规定明确具体,一定程度解决了我国立法中的行政机关权力义务不对等问题。《办法》总共6章36条,其中有一半以上是对各级政府及工作部门的消防工作职责进行规定,可以说是对《消防法》中的政府、部门职责的细化和补充,进一步完善了行政机关的消防工作的法定职责,更适应当前的消防发展形势。


多种形式消防队伍蓬勃发展

沈亮是山东菏泽支队的一名专职消防员。2011年,他退伍后,怀着难以割舍的军人情结报名参加了专职消防员的选拔,最后,他以优秀的成绩进入到消防专职队伍中来。一向爱写点东西的他,不断地向当地报纸、电视台写稿展现消防生活,久而久之,他成了支队宣教中心的一名成员。现在他很知足,工资4000多元,还有社会保险和公积金,他想一直把这个工作做下去。支队政委尤胜告诉记者,山东是最早实行专职消防员的省份之一,而菏泽的工作走在了前列。2012年8月,菏泽市政府印发《专职消防队伍管理办法》,有力推动了全市专职消防队伍的建设和发展。目前,菏泽市共有政府专职消防员556人,其中专职队员375人,消防文员181人,为全市灭火救援、辅助执法和消防宣传作出了重要贡献。

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社会指导处副处长司戈表示,几十年来,国家相关部门为尽快弥补消防救援力量不足、填补乡镇农村专业消防力量空白,密集出台《关于深化多种形式消防队伍建设发展的指导意见》《关于积极促进志愿消防队伍发展的指导意见》《关于规范和加强多种形式消防队伍消防车辆管理的通知》,并多次召开全国视频会、现场会,确定了政府专职消防队伍“单位事业编制、人员合同用工、经费财政保障、管理消防为主”的可持续发展之路,推动多种形式消防队伍扩大队伍规模、规范管理执勤、提高能力水平。在宏观政策的指导和激励下,各地积极探索、勇于实践,以城市政府专职消防队、乡镇政府专职消防队、社区农村志愿消防队“三驾马车”牵引的多种形式消防队伍快速发展,目前全国政府专职消防队员和消防文员达到21万人,已经成为我国消防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提高公共消防服务水平,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除了政府专职消防队伍外,企业专职消防队伍也快速发展。司戈介绍,近年来,企业专职消防队伍在企业建设发展的基础理论研究、顶层制度设计方面,取得了多项重大突破。特别是以企业社会责任理论为指导,召开专家学者、国内外企业、政府部门参加的专题研讨会,全面厘清了企业消防安全主体责任与政府公共消防服务责任的边界和关系,扭转了“专职消防队是企业办社会,应当剥离”的认识误区,将“企业按照消防法规要求建设的消防安全机构和专职消防队予以保留”写入国务院《加快剥离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工作方案》,为新时期企业专职消防队伍的发展提供了政策保障。

在中央部署全面深化国企改革、国务院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的历史背景下,企业专职消防队伍已经迎来发展的春天。截至目前,全国企业专职消防队伍共有77个支队、271个大队、2732个中队,专职消防队员7.1万人、消防车9381辆,人员数量比2011年增长25%,综合保障进一步落实,车辆装备的质量、结构不断优化,主战车、高喷车、专勤车比例明显增加,灭火救援战斗力不断提升,呈现出可喜的发展态势。

 

人民消防爱人民

黄岛油库爆炸,98抗洪,汶川抗震,天津港爆炸,寿光排涝⋯⋯每一次危难时刻,都闪耀着橙色希望。护航改革开放不是一句空话,消防人用无畏和生命书写着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用平凡与奉献书写着青春无悔的壮丽诗篇。


可爱的消防“哥”

2016年,湖北大地遭遇大暴雨,消防救援队伍紧急出动,上演了一幕幕感人的故事,涌现出一个个可爱的消防“哥”。

5月9日,随州市区一路段的地下排水沟施工工地,因暴雨突然塌陷,正在现场施工的三名工人被埋,生命危在旦夕。消防战士蔡伟纵深跳进坑道,徒手刨开埋压被困人员旁的泥土,手掌磨破,指甲撕裂,双手鲜血直流,最终救出3名被困人员,被大家称为“刨土哥”。

6月28日,咸宁市通山县遭受持续强降雨袭击,竹林路小区一孕妇被困,消防兵陈星颖主动下水,将一名体重达一百五十多斤的孕妇小心翼翼抱起来,一步一步趟着浑浊的洪水将孕妇送到冲锋舟上,接着又从洪水中抱送多名老弱妇孺,被群众亲切称为“铁臂哥”。

7月1日,孝感市大悟县新寨村被凶猛的洪水淹没,大悟消防中队消防官兵用绳索在居民楼中间架起一条空中通道。救援行动中,刘晓鹏共营救出6名群众,而他单手托举幼童的照片在网上走红,被称为“飞渡哥”。一根细细的绳索,一副健壮的臂膀,这便是他救援百姓的全部“武器”,亦是他避免自己被洪水吞没的最后“防具”,他并非鲁莽,只是救人的迫切心情远超对死亡的畏惧。

7月5日,汉川市城隍镇富家苑一小区内的十余栋房屋被淹没,消防员刘俊林抱着婴儿趟水前行。由于积水已经淹没楼道,皮筏艇难以靠近,为了防止正在坐月子的杨思琴沾上水,刘俊林将怀里的婴儿递给了战友,赶紧和毛哲拱起大腿,在皮筏艇和楼道之间的积水中搭起了桥梁,让杨思琴踩着大腿登上皮筏艇,在浅水区,皮筏艇无法靠岸,随即,刘俊林抱着婴儿趟水前行,送到了岸边。当杨思琴接过宝宝那一刻,暖暖的一幕,感动了现场群众,人们纷纷称赞他为“暖心哥”。


令人感动的“背桥”

回想起今年7月22日晚的那场救援,甘肃兰州新区消防支队特勤中队的中队长刘学法仍记忆犹新:“当时兰州新区突降暴雨,致使辖区的中川镇平岘村道路、农田全被冲毁,我带领14名队员最先到达现场,那里一片泥泞,村子里的电力、通讯全部中断,有42户135名村民被困家中,其中多数是孩子和老人。”来不及犹豫,他立即与村社干部联系,并组织6个小组排查险情,摸黑徒步行进7公里与队员们争分夺秒搜救⋯⋯

天公不作美。在7月23日早晨6时的搜救中,下起了中雨,把本就冲毁的道路变成了一条条深水渠。在救援过程中,有一位患心脏病且腿脚不便的老人被水渠拦住了去路,刘学法没有犹豫,跳入深水渠中,俯背作为“人桥”,向被困群众喊道:“从我背上过!”

救援视频发布后,引起了各大新闻媒体的关注,网友们也纷纷留言——“为消防员点赞”“让人感动的背桥”“向消防员致敬”。刘学法这样回答:“我当时只是想尽快把老人送到安全地带,没想那么多,凭借本能就那样做了,换了别的队友也会这样做。”那些在我们看来最感人的举动,对经常灭火救援的消防员来说,早已成了本能。


高黎贡山战雪魔

怒江,云南省唯一沿边涉藏州市,是中国进入缅甸、印度的最佳捷径。因地形地貌形成怒江、澜沧江、独龙江三大峡谷,素称“东方大峡谷”。原云南消防总队大理支队的王桂平在此工作多年。

2011年初春,对于驻地海拔只有800米的泸水消防大队官兵而言,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冷。“不好!哦嘎边境线大雪封山,有群众被困,人员不详,有缅甸籍人员。”哦嘎是高黎贡山下偏僻的山村,那里海拔落差接近3000米,自然环境恶劣。王桂平和战友们沿着唯一通往北方的一条省道,历时三个小时到达临时指挥部。

联合救援小分队在向导的指引下,踏着积雪继续前行。上山的道路越来越险,雪慢慢盖过脚面,几近膝盖;脚下阵阵打滑,一不留神就要往下溜,身下是狭长陡峭的山谷。每往上行走一段路程,气温就降低一些,风夹杂着雪粒打在脸上一阵阵刺痛,队员们的脸色渐渐变得“白里透红”。天色逐渐暗淡,队员们体力也渐渐达到了极限,却始终没有得到一点点回应,失望的表情凸显在年轻的脸上。“救援小组请撤回,救援小组请撤回。”无奈,队员们只能原路返回指挥部。

在寒风刺骨和冰雪纷飞中度过了一个寒冷的夜晚,第二天一大早,救援人员分为6个小组,“沿不同伐木小道分头搜救。”指挥部再次下达了命令。1个小时,2个小时⋯⋯5个小时,“教导员,教导员,前方有回应,前方有回应!”“快,快向声音方向前进,保持呼叫。”终于,救援人员看见了人影,“救下衣、救下衣(注:傈僳族语言,意为获救了)”前方微弱而又高兴的声音渐渐清晰,1人,2人⋯⋯13人,一个都不少!“把红糖、白酒,生姜和食物赶紧拿来,让他们服下,通知后续救援组准备好衣物、药品。”这场跨时三天的雪地营救,终以成功告终,这也成为王桂平最为难忘的经历。


红门“记者”的逐梦青春

在消防队伍中,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不是救援员,但只要辖区内突发警情,他们总是第一时间奔赴前线。为了不遗漏现场的每一个关键镜头,他们总以“肩抗摄像机,手拿照相机”的“招牌”姿势在一线穿梭,归队后加班加点编稿发稿已是常态。

2018年,是湖北省消防总队利川大队宣传报道员张振入伍的第11个年头。营区的草木不言,却是他褪尽青涩、由新兵跃至上士的忠实见证。11年间,张振在各类灭火救援、抢险救灾和执法监督场景中“切换”,立志成为通过镜头和文字引导社会各界关注消防安全及部队建设的红门“记者”。

2007年12月,只有初中学历的张振离家入伍。在新兵连里,他对那些高学历战友满怀羡慕,对宣传工作也表现出了极大热情。张振自知,当好一名“记者”仅靠满腔热情和些许悟性远远不够。“半路出家”的他又开始在网上报名参加各类摄影、摄像和新闻写作专业培训,购买了《新闻写作技巧》《关于写作》及《新闻摄影教程》等众多专业书籍,从而进行理论知识补充。理论之外,他还潜心收集消防队员的灭火救援、抢险救灾和监督执法等各类新闻素材,将他们的事迹和形象述之笔端,形成一份份生动鲜活的宣传报道材料。

荣誉不是终点,奉献没有止境。在“记者”这条路上,张振愈走愈坚实。“是部队这所大学校培养了我,是宣传报道这一岗位锻炼了我,是那些生命中的挚交或‘过客’鼓舞了我,让我在镜头和笔端里收获成长,在消防路上逐梦圆梦。” 这群幕后英雄有时还要有牺牲,邹宁浩是浙江消防总队义乌支队的一名报道员,在一次出警中,为了更好地拍摄救援镜头,他深入火场内部,壮烈牺牲,从现场找到他时,他的手中依然握着相机,而相机已被烧的面目全非。如果说宣传工作永远在幕后,那么他们这群人甘于幕后。他们知道,在救援中出生入死的战友们理应被社会知晓,而宣传,恰是最好的方式。

在消防队伍中,他们只是几个普通的队员。回望几十年来,从灭火救援到防火监督,从抗洪救灾到安保维稳,消防人员在安保一线、救灾现场度过了难忘的一年又一年,太多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瞬间值得大家回味,让我们记住那些无数个令人感动的面孔⋯⋯

 

有一种英雄叫消防英烈 

消防兵,是和平年代离牺牲最近的一个兵种,消防部队组建以来,已经有近千名官兵在灭火救援、抢险救灾中牺牲。仅过去十年,全国就有300多名消防战士牺牲在救援一线,平均每月近3名。一代代消防人,用生命上演最美逆行,诠释军人本色。几十年来,中国消防指战员以冲锋的姿态,挺身挡在危难之前。他们在激情燃烧的岁月,用牺牲和奉献赋予了“消防”磅礴浩然的英雄注解,高奏起炽烈雄浑的英雄壮歌!国泰民安、万家灯火有他们的一份功绩,纪念改革开放的同时,让我们再一次缅怀他们的英勇与无畏,铭记他们的名字和身影。


一门双烈

1974年12月20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第五制粉厂发生火灾,在扑救过程中发生粉尘爆炸,消防员马玉清壮烈牺牲,年仅28岁。那一年,他的儿子马忠学才5岁。1987年12月马忠学入伍,1991年7月任哈尔滨市消防支队顾乡中队代副中队长,1993年3月29日,哈尔滨市一汽车修配厂发生火灾,马忠学在扑救过程中壮烈牺牲,年仅23岁。一家两代消防员,都为消防献终生,为有牺牲多壮志,英雄气概贯长虹。


遗体仍然抱着水枪战斗姿态

1989年8月12日9点55分,山东黄岛油库5号地下油罐因雷击爆炸起火,14时35分,有迹象表明,5号地下油罐要发生大规模的喷溅,4号油罐也随时有爆炸的可能。此时,火场总指挥下达了撤离的命令,撤离的命令发出不久,4号油罐发生猛烈爆炸!

听到撤离命令后,青岛市公安消防一中队代理副中队长阎正连沉着冷静地指挥着消防员们先撤,当他就要撤离到安全区域时,突然发现4号油罐上面,有两名年轻消防员没有听到撤离命令,仍抱着水枪同烈火搏斗,阎正连义无反顾地冲回4号罐,就在他打掉他们手中水枪准备撤离时,油罐爆炸了,阎正连和那两位战友一起壮烈牺牲。

在即将爆炸的时候,王兴田一把将两名战友拖了出来,两名战友脱脸了,王兴田却牺牲了。火灾扑救时,赵守湖冲锋在前,当人们发现他的遗体时,他依然是抱着水枪战斗的姿势!火灾发生时,卢山的父亲和妹妹刚来探亲,领导要他留下,可他坚决要求参加战斗,未来得及与亲人告别就奔赴火场,没想到这一去竟成永别⋯⋯

在此次救援中,共有19名消防员牺牲,黄岛油库灭火烈士名垂千古。


他们保住了半个西安

1998年3月5日下午4时50分,陕西省西安市煤气公司液化石油气管理所,11号球罐根部发生泄漏,当时火海里的液化气储存区,各种大小球罐、卧罐有十多个,总储液化气上千吨,一旦爆炸,西安西郊就会在瞬间被夷为平地⋯⋯

情况万分紧急!时任西安市消防支队副政治委员的贺军胜,不是值班员,但接到火情,他立刻换上指挥服赶赴现场,现场指挥员煤气中毒晕倒在地,现场随时都有爆炸危险,众人多次请求他撤出,他始终坚持在堵漏现场组织指挥,不顾一切的分流、加固、捆绑,阻止液化气的进一步蔓延。

时任西安市消防支队九中队司务长的别渭涛,顶着有毒气体的侵袭,在随时都会爆炸的情况下,拿起绳子、棉被在液化气罐根部堵漏。冯骥不顾个人安危,带头拿起被水打湿的被子,顺着水枪打开通道冲向泄漏部位,喷出的液化气在他的身上迅速结成冰块,他全然不顾⋯⋯正当堵漏紧张进行的时候,泄漏的液化气发生闪爆,战斗在最前线的贺军胜、别渭涛、李海宁、冯骥、杨小宏、马军武、刘军元,7名消防官兵不幸壮烈牺牲。


412名群众安全撤离,他们再没回来

2003年11月3日凌晨,湖南省衡阳市一九层高大厦发生火灾,消防人员在控制火势的同时,全力疏散抢救被火势围困的群众。群众撤离之后,消防员们继续灭火,然而8时30分左右,大楼突然倒塌⋯⋯

此时,31名消队员来不及撤离,被埋压在废墟中,火场一片呛人的灰雾,久久难以散去,最终,20名消防官兵英勇牺牲。而大楼中94户居民412名群众,全部安全撤离,无一伤亡。他们用牺牲换来群众的安全,他们的身影却永远活在了群众的心中。


牺牲最大的一场战斗

2015年8月12日22时50分,天津滨海一危化品堆垛发生火灾,灾难从天而降,滔天烈焰中,上演着一场惊天动地的绝地大营救,这是最复杂、最危险的一次战斗,灭火过程中爆炸不断发生,赶赴现场的消防官兵,用血肉之躯完成了火情侦察的任务,有效疏散了周边群众。

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救援行动中, 24名现役消防员、75名专职消防队员,及11名民警壮烈牺牲。天津消防总队开发区支队副支队长王吉良,是此次牺牲指挥员中职务最高的,这是一位长在贫寒农家的子弟,44岁的人生,有25年是在消防队伍中历练。血与火的洗礼中,火灾、爆炸、坍塌、泄漏⋯⋯5000次救援,多少次生与死的考验,一线消防员的履历,浓缩成四个大字“向我看齐!”原公安部消防局宣传处副处长郭水华回忆当初,依然感慨万千,“那是我消防生涯中最刻骨铭心的一段时间。”在现场的几天里,他看着烈士父母憔悴的眼神,看着在医院陷入昏迷的消防官兵,每天都被一种异样的感情包围着。他想写出来,那天他看到年轻的消防战士周倜,满身缠着绷带,陷入昏迷中,他忍不住流下眼泪,当天怀着满腔激情写下长诗《兄弟,我在窗外望着你》,表达了一名老消防人对年轻消防员的无限尊敬之意。一张张空荡荡的行军床,再也看不到他们青春活力的身躯,而他们再也听不到亲人的呼唤。

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风化雨,消防发展已成为我国改革开放成就的一个缩影。新时代新征程,消防队伍作为我国应急救援国家队和主力军,将肩负起新的职责使命,在新的起点上勇攀新高峰。